阅读新闻

大规模测评对德国、法国的影响

来源:摘自《中国教师报》2019年5月22日    

21世纪以来,在教育国际化进程中,教育质量受到各国际组织和各国的普遍关注,国际大规模教育测评项目通过跨国比较研究,以统计测量的数字工具诊断每个参与国与地区教育系统的优势与不足。

德国

推出“教育检测整体战略”

在国际上享有良好声望的德国教育深受德国民众信赖,然而德国学生在首次PISA测试中的成绩却并不优秀,甚至低于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随后,大量教育政策方面的改革措施和创新策略在德国得以提出,并在短时间内实施。例如,在学前教育阶段更好地促进儿童发展,在小学阶段提前入学年龄,引入全日制学校,将文理中学的教育时间缩短至12年,进行教师教育改革等。

德国教育体系在其他领域也进行了一些改革,比如对移民和劣势群体提供早期援助,为教师基于素养和标准的课程研发提供继续教育方案,将语言教育设为所有教学科目的任务并提供方案和材料,以改善教师教育和培训,帮助教师正确应对学生群体的异质性。

另外,德国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议还决定实施新的科学性、系统化的教育体系监察形式,即教育监测。教育监测不仅考察教育体制内有关学校结构和教育内容的规定,而且关注学校活动和课程的实施过程。根据提前制定好的、在学习过程结束时需要达到的教育标准对其成效进行分析。根据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议的计划,教育监测应致力于解释所发现问题产生的原因并提出恰当的改革措施。

完善质量监测体系

除此之外,德国文教部长联席会议在2006年确定的教育监测整体战略还包括建立以实证数据为基础的国内学校教育质量监测体系的内容,具体措施包括制定教育标准、根据教育标准开展跨州和州内比较测试。

2013年,德国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议决定建立高级中学毕业考试题库,依据的基础便是针对普通高校入学资格的教育标准,目的在于确保考试难度在联邦州之间具有可比性,并保证考试题目的质量及与教育标准的关联性。

以上述教育标准为基础,德国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议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跨州比较,旨在检测德国中小学生的学习成就是否达到了全国适用的教育标准以及在哪些方面需要更多促进和调控。

为了更为微观地了解各联邦州的课程和学校质量发展情况,并将教育标准的教育和教学理念切实引入学校和课堂,德国各联邦州也达成一致,在各州内部针对小学三年级和中等教育第一阶段的八年级开展比较测试(VERA)。比较测试检查的并不是当前正在讲授的课程或教学内容,而是独立于这些内容的素养水平。此外,为了避免违背其促进学校发展和课程发展的核心功能,比较测试也拒绝以个体学校排名的形式发布结果。

伴随着众多教育改革措施的实施,德国学生在国际学校成就比较测试中的成绩呈现出一种积极向上的总体发展趋势。

法国

21世纪初以来,法国在国际教育成就评估协会(IEA)的几项国际性大规模学校成就测评中的表现始终差强人意。对此,负责法国教育系统评估的全国学校系统评估委员会(Cnesco)将国际性大规模学校成就测评结果与国家测评结果对比,以便增强基础教育阶段课程设置的科学合理性。针对公众的担忧,Cnesco还公布了近期工作中对法国教育系统进行的诊断性测评的调查结果,这些调查涉及法国学校的社会不公平现象、教师职业吸引力、小学数学学习共识会议等。

博采众长,改革教育政策

为了改善法国教育系统的绩效和公平性,Cnesco对大规模学校成就测评中国家得分和学校社会不公平程度均优于OECD国家平均得分的国家进行探索性分析,突出了一系列学校政策的共同点:

处于几项国际性大规模学校成就测评排名顶端的国家并未遵循相同的教育哲学模式,但是这些国家普遍共享一套学校政策,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维度:不同政党就教育政策达成共识,实现了学校政策的连续一致性,并且学校政策基于研究成果;学校政策具有系统和连贯的特点。课程教育大纲、教师的初始教育及继续培训、教材开发、对学生的诊断评估是同时且密集开展的,对学生在课堂上的学习产生了强烈影响;支持教师的工作,使其不再孤立无助。当教师在教学中遇到困难时,同一科目有经验的教师要给予指导;注重学业难度和差异化的管理。教师的初始教育和在职培训中,整合不同的教学维度,帮助教师识别学生的困难,并在课堂上解决这些困难。

教育政策的成功建立在长期持续有效的基础之上。例如,芬兰大学的教师初始教育政策于1979年开始实施,并从那时起不断改进。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英国的计算和识字策略一直在不断发展,首先是小学教育,然后延伸至中学教育。这些政策旨在明确关键科目的具体教育目标,并为教师提供非常详细的教材,便捷他们的备课,并提供与研究结果有关的非常具体的教学建议。

在整合研究成果与学校政策方面,在2015PISA测评位居首位的新加坡,其教育体系具有极强的沟通性,政策制定者、研究人员和教育从业者之间具有切实的对话空间,实现了研究领域和公共政策之间的真正合作。在法国,课程教学大纲的开发工作在教学大纲高等委员会(CSP)的领导下,允许学术界及教育从业者更多参与到学校课程的开发之中。

教师的初始教育着重关注科研和差异化教学方面,排名优异的国家普遍建立了基于研究成果的坚实的教师初始教育体系,大学与相关的示范学校建立了合作,保障师范生在大学教育期间体验实践教学。此外,师范生正式开启教师行业的第一年,教育部门往往对新进教师实行紧密的跟进,辅助他们快速完成身份的转换。

在分析研究其他国家教育政策的基础上,法国对教师的初始教育进行了深化改革,未来几年的工作重点就是确保师范生更好地进入教师行业。此外,为了更好地实行差异化教学,法国政府在小学配置超过班级数量的教师,给学校分配额外的教师名额,保障教育特别优先区和教育优先区的小学一二年级进行大班变小班的改革。班额的缩小有利于教师更好地掌控课堂,实行个性化教学。

针对当前的教育系统症结,法国政府借鉴国际比较经验与教训,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并提出了针对性的改革措施。但学校政策的效果如何,还需要长期的摸索与不断的改善以及时间的检验。